导航页 | 旅游站| 新闻站
神农架到底有没有野人

神农架到底有没有野人  文(上海 红瓜皮)

注:对于这种不明生物的称谓笔者持谨慎态度,为习惯起见暂且以野人称之。  

  神农架野人之谜由来已久,早在唐代便有人在当地见到过它们的踪影。史书中也时有记载,如清王严恭于同治九年纂修《郧阳府志》载:“房山东城南四十里,高险幽远,四面石洞如房,多毛人,长丈余,遍体生毛,时出山啮人鸡犬,拒者必遭攫搏,以炮枪之,铅子落地不能伤……”(注:房山即含现在神农架的一部分。)那么神农架到底有没有野人呢?它到底是什么样子?至今还是个谜。
  这里不妨我们对此问题作一番分析,神农架地区位于我国湖北省西北部,四邻分别与湖北襄樊市,十堰市,宜昌市,恩施市,重庆市的万县地区接壤。其主峰神农顶与三峡工程大坝坝址直线距离仅一百多公里。由湖北省的房县,兴山,保康四县的边缘地合并而成,直属省人民政府领导,总面积3250平方公里,既现今的神农架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其地貌以山地为主,境内最高海拔3105.4米,最低海拔398米,平均海拔1700米,有3000米以上的山峰6 座。神农架的气候以亚热带季风气候为基带,以立体型气候显著为主要特点,随海拔增高,依次迭现暖温带、中温带、寒潮带等多种气候类型垂直分布,境内极端低温-21 ℃,极端高温38.5℃ .九月底到次年四月为冰霜期。这里值得注意的是神农架此名的由来固然和传说中的神农氏有密切的关系。据说神农尝百草就在此地。但其最早名称为“熊山”。可见当地栖息着大量的熊类。
  在这片广袤的原始森林里繁育着三千多种植物,近六百种的野生动物,比较著名的有七叶一枝花、鸽子树、金丝猴、毛冠鹿、苏门羚、华南虎等珍稀物种。当然最令人关注的除了野人外,还有当地特有的白化动物,在神农架中曾发现数目不少的白蟒蛇、白穿山甲、白熊等几十种白化动物。就其特殊的地理自然环境来讲,可能存在着我们尚未发现的新物种。就野人来讲,自建国以来,在神农架山区,目击野人的群众干部达数百人之多,群众看见的以红毛野人为最多,也有麻色和棕色毛的,有少数目击者甚至撞见过白毛野人,从目击者讲述的情况中,有的看见被打死的野人,有的挨过打,有的看见野人被活捉,有的被野人抓后又逃了回来,还有人看见野人在流泪,也有野人向野人拍手表示友好,直到一九七六年五月十四日,神农架林区的六位干部在椿树垭同时见到一个红毛野人后,才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从一九七六年开始,中国科学院和湖北省人民政府有关部门组织科学考察队对神农架野人进行了多次的考察。考察中,发现了大量野人脚印,长度从二十一厘米到四十八厘米,并灌制了数十个石膏模型;收集到数千根野人毛发;在海拔二千五百米的箭竹丛中,考察队还发现了用箭竹编成的适合坐躺的野人窝。但经过具体分析研究表明,大约有95%以上的目击报告和相关证据缺乏可信度,比如有人误把较大的直立猕猴认为是野人,还有上面提到的“熊山”的来历,也说明了有不少人看走了眼,把硕大的灰熊当做野人了,这里顺便插一句,曾经困惑我们多时,并在前苏联高加索地区和我国新疆天山的“雪人”事件现在已经查明其实是当地的牧民把冬季正在迁移的在雪地中站立的狗熊当做了“雪人”。笔者斗胆猜测神农架既然最早被名称为“熊山”,那么是否也可以用上述的观点来解释吗?
  但事实上问题并没有这么简单,在剩下的一些间接证据中则清晰的表明似乎真的存在一种所谓的高级动物?中科院古人类研究所曾经将在神农架发现的部分野人毛发和脚印石膏模型送往美国那个著名的情报调查机构进行检验,结果得出的结论却是惊人的,分析表明在送检的毛发中有至今我们未曾发现的“奇异动物”的毛发。它不仅区别于非灵长类动物,也与灵长类动物有区别,令人吃惊的是有接近人类头发的特点,而且是白种人的,但又不尽相同。在脚印拓本的研究中,被认为其脚掌纹理以及细微程度来看,很难是人工雕琢成的,且与已知的灵长类动物的脚印无一等同,比人类的脚落后,比现代高等灵长目动物的后脚进步。两脚直立行走,可确信是一种接近于人类的高级灵长类动物。最近通过古人类研究所的科研工作者的不懈努力,在神农架山区发现了距今有两万多年历史的早已绝迹的古猿化石,其身高超过两米,是一种介于人和猴子之间的一种高级灵长类动物,并被命名为“巨猿”,莫非这神农架野人就是它的后裔吗?但紧接着问题有来了,按照现在的生物学观点来看,一个物种倘若要生存繁衍其种群数量不能低于一千只,否则就有灭种的危险,但在神农架野人这一事件来看,其数量应该是相当稀少的,如果它的种群数量超过千只的话,按照现在的科学研究水平和技术发现它,并捉住活体并不是一件困难得事情,那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结果呢?依笔者愚见,可能这种未知动物却是客观存在,由于受到外在因素的影响,自身无法适应新的环境,渐渐的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即使有个别个体侥幸存活下来,但由于解放后当地政府大规模的进行“开发”活动,再加上导入的十万民众,对神农架掠夺性浩劫,神农架的森林覆盖率已大幅度下降,生态环境受到了严重的影响,很多已知野生动植物的命运都自身难保,更何况野人?说不定在我们揭开神农架野人这一千古之谜的同时,我们发现它已经从这个星球上彻底的消失了……但愿不是这样?
  不过一切的答案只是猜想,最终的结论还有待下个世纪的人们揭晓。

上一条:我们在神农架看到了"野人" 下一条:寻找“野人”,几代人努力

关闭

 
主办单位:中共神农架林区委员会 神农架林区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神农架林区人民政府办公室、神农架林区党委政府信息化工作办公室
联系地址:中国,湖北省,神农架林区,松柏镇,常青路18号 邮政编码:442400 旅游咨询:0719-3335609 网络报障:3332379
网站申明:鄂ICP备15001782号 鄂公网安备42901499001 建议使用IE5.0以上浏览器 1024x768 分辨率 电子邮箱:snjlqxxb@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