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页 | 旅游站| 新闻站
我们在神农架看到了"野人"

 编者按:自从2000年9月8日我们刊登了一条在湖北神农架再现“野人”踪影 的新闻后,许多热心网友纷纷来信来电询问并提供线索,以下便是当时的目击者之一讲述他在神农架亲眼目睹野人的全过程。
  9月4日,我带领十堰电信系统摄影人员到神农架进行风光摄影创作。9月5日,在神农架木鱼镇桃花源酒家吃了晚餐后,我告知所有队员晚上早点休息。因为第二天我们要上神农架顶拍摄日出,所以早上必须五点起床。因考虑到时间太早,垭子口值班人员没上班,不易过垭子口,我们便邀请桃花源酒家老板一同前往。  
  9月6日早上起来,天下起了大雾。5点40分我们从木鱼镇出发,车行至神农项风景垭处,正遇上采石修路,车不能过,我们的人只好下车清除堵 路石块。天气极冷,再加上早晨凉气侵骨,上车后大家便不再言语。车行至凉风垭处,因是缓下坡,雾气又比较大,所以车速比较慢。坐在最前座的是十堰电信分公司工会干事韩黎辉,他突然看见车前40至50米处走着两 个似背着背篓、全身着黑的人,身高都在150cm—160cm左右。见到车后, 他们飞速从路左边山角处跃到右边,然后跳下山坡,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韩黎辉脱口而出:“这两个娃子见了车哧溜一下就下去了!”。彭珑喊:“不是黑熊吧!”桃花源的老板也看见了其中的一个,大叫道:“野人!”瞬间发生的事,不容人思考,我冲下车去,看见“野人”飞身跳逃的两处的草木还在动,留下的一般人身宽的草藤、树枝有非常明显的弯折 和分开的痕迹,草木分开处露水也已被碰落。因神农架刚下过小雨,湿气很大,所以痕迹显得格外枪眼。我立即带头沿着痕迹下山追寻,追至七八米处,我发现湿地上有一个刚踏过的大脚印。仔细观看,没有任何鞋底的印迹,也不是蹄类动物的蹄子印。山坡太大,雾气又浓,所以我们不敢再追,于是我们保护好现场留下记号后便全部返回。这时彭珑看了看手表, 时间为早上7点45分。  
  我们一行人赶至板壁岩,拍摄完风景后,到板壁岩新盖的酒家诉说我们的这次奇遇,神家架“野人”考察队员、中国“野考理事”袁裕豪的儿子带上圈尺立即同我们一起返回。他告诉我们,在1999年8月18日,距我们早 上发现“野人”一公里远的地方,山西游客也发现了野人。  
  我们赶回到脚印处仔细研究,经测量脚印长32cm,两步跨度长157cm 。小袁看后,说这绝不会是老百姓或采药人留下的痕迹。并立即打电话告知 林区政府及宣传部的有关人员。  
  77年开始从事野考工作的袁裕豪中午赶到小龙潭同我们会面。下午五 点,神农架林区宣传部长、科长及电视台记者、派出所有关人员再次随同我们赶至现场。现场保护得较好,我们沿着印迹继续追踪。经袁先生鉴别,又陆续发现了一些长32cm的脚印,在一块山坡地,还找到了密集分布的脚印十五处,脚趾留下的印痕仍历历在目。袁先生介绍说,这同去年发现的痕迹一样。  
  原来我根本不相信神农架有关“野人”的传闻,因为至今从没有看到有关的图片、标本及活动物,所以我和其他队员在刚来途中还在议论说:神农架的“野人”是骗人的,是人为虚构的。但经过这次奇遇,我和其他摄影人员都坚信不疑:神农架存在着直立行走类似人类的高级动物,他们的反应迅速,行动敏捷如电。而当时因为我们在头脑中根本就没有“野人”存在的概念,只想着如何拍摄神农顶的风光,所以瞬间发生的事根本就来不及思考,手中的相机也没想起来用。但事情发生后回想,即使当时我们着意去拍摄“野人”,“野人”也出现在眼前,还是不可能有时间抓拍到,因为他们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从出现到逃没到树林中最长不过2秒钟。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至今那些目击者即使手中有相机也没能留下照片。但在事发后我们拍摄了大量现场留下脚印的痕迹。  
  目击证人有韩黎辉、龚洪、彭珑、王泽义、黄格林、姜天顺、罗全贵、胡新国八位同志。  
  湖北邮电报驻十堰电信分公司记者站站长  王泽义  

 

上一条:老人与野人搏斗的恐怖经历 下一条:神农架到底有没有野人

关闭

 
主办单位:中共神农架林区委员会 神农架林区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神农架林区人民政府办公室、神农架林区党委政府信息化工作办公室
联系地址:中国,湖北省,神农架林区,松柏镇,常青路18号 邮政编码:442400 旅游咨询:0719-3335609 网络报障:3332379
网站申明:鄂ICP备15001782号 鄂公网安备42901499001 建议使用IE5.0以上浏览器 1024x768 分辨率 电子邮箱:snjlqxxb@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