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页 | 旅游站| 新闻站
“野人”报恩“野人”报恩

“野人”报恩

——神农架林区群艺馆

在林海茫茫的神农架,有座野人山。野人山上青松蔽天,红花铺地,黄连成棚,住着一户单门独屋的人家,木板钉墙,茅草苫顶,屋前屋后养着几十箱蜜蜂。这农家夫妻俩拉扯个娃儿,白天把娃儿锁在屋里,夫妻俩双双下地种黄连,晚上双双回家喂养小儿,那些蜜蜂也通人意,白天采花,夜晚酿蜜,一家人日子过的倒也不苦不甜中不溜儿。

一天,夫妻俩又到黄连棚里去了,忽然从松林里走出一雌一雄两个六尺多高的“野人”,浑身上下一色红毛,只是公“野人”生得细条,母“野人生得肥胖,垂着乳房,腆着肚子。它俩个相互照应着来到这座木板草屋,蓦地那母“野人”耸耸鼻子,闻出了一股甜味,伸手向蜂箱抓一把,放到嘴里舔舔,好吃!她扭头向公“野人”嗨嗨一笑,“呕呕”叫了两声,那公“野人”明白她的意思,也过去掏了一把蜂蜜吃。它俩吃出了味儿,一把一把地掏着,这一下惹怒了蜜蜂,嗡嗡涌上来螫它俩,无奈它俩头发长过一尺,身上的毛也有半尺,一时无法下锥。小蜜蜂们叫了一会儿,发现它俩的眼窝没有毛,即飞过来螫眼,“野人”急忙赶蜂护眼。不料,手上沾的蜂蜜有粘性,他俩赶蜂时用手在眼前一搪,三搪四搪,粘在脸上的长毛把眼睛糊住了。

两个“野人”看不见东西,掏不成蜂蜜,只好到山下河里去洗。小晌午,他俩洗掉蜂蜜,又上山来了。远远看见大半人高一个黑不溜揪的老熊,不知从那窜来,也站在木板草屋檐下偷吃蜂蜜。两个“野人”生气了,跑上来阻拦。狗熊哪里肯依,朝那公“野人”推了一掌,把公“野人”推得踉跄了两步。公“野人”火了,向母“野人”招招手“呕呕”一叫,冷不防扑向狗熊,两个“野人”各拉住狗熊一条腿,用力一撕,“嚓”!竟然把狗熊撕成了两半!

这时恰巧农户夫妻俩回家做中饭,在屋旁山坡上看见,只吓得掉头就跑。两口子眼睁睁望着那两个“野人”,每个扛着半边老熊肉走了,才悄悄回来。打开门,还好!娃儿还躺在床上笑哩!

夫妻俩生怕日后娃儿遭到不测,吓的一夜没睡,心生一计,把坛子里的老黄酒倒了一大盆,又把蜂箱的蜂蜜掏出一些,拌到盆里。第二天一早,抬到门口,然后锁上门,躲到附近松林里看动静。

果然,日出三竿,两个“野人”又亲亲热热地来了。他俩闻到了比昨晚还香甜的食物,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口气把一大盆黄酒蜜吃了个净光。瞬间,只看见踉踉跄跄,醉倒门前。

夫妻俩赶快跑回家,打开门,拿出绳索刀子,打算先捆好,再开刀。捆绑时把两个“野人”翻腾醒了,他俩看到白森森的刀子,明白要被杀了。可是酒力太大,他俩浑身瘫软,口又不能言,只有刷刷流泪呀!

哀求的泪水,浇灭了夫妻俩心头的怒火,不由扪心自问:两个“野人”只是偷吃了自家的一点蜂蜜,就该挨刀吗?再看那母“野人”已经身怀大肚,不能为这点小事,伤害三条生灵!夫妻俩心软了,杀不下去了,放他们一条生路吧!她俩一商量,把两个“野人”抬到松林里,又回家烧了一锅醒酒汤,给两个“野人”灌下。

第二天,夫妻俩打开门,呀!门口放着一块鲜血淋淋的野猪肉,肉上还沾着红毛。他俩明白这是“野人送来的,只好收下。从此,木板草屋门口每天早晨放着一块野味,只是白天再也不见“野人”来了。

夫妻俩还是种黄连、养蜜蜂,日子却慢慢甜起来。天长日久,这事被附近一个山霸晓得了,他要吞这分外财,就带着狗腿子跑上山来,硬说“野人”山是他家的,不准外人居住,硬把夫妻俩和一个娃儿扫地出门,赶下山去,派了两个心腹家丁住进了木板草屋。

说来也怪,从此野人再也不往木板草屋送野味了。有人看见,那天夫妻俩被赶下山的时候,两个“野人”正站在山顶抹眼泪哩!

林群艺收集整理

下一条:遭遇似人非猴动物

关闭

 
主办单位:中共神农架林区委员会 神农架林区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神农架林区人民政府办公室、神农架林区党委政府信息化工作办公室
联系地址:中国,湖北省,神农架林区,松柏镇,常青路18号 邮政编码:442400 旅游咨询:0719-3335609 网络报障:3332379
网站申明:鄂ICP备15001782号 鄂公网安备42901499001 建议使用IE5.0以上浏览器 1024x768 分辨率 电子邮箱:snjlqxxb@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