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神农架林区委员会 神农架林区人民政府 简体 | 繁体 | 政务站 | 新闻中心 | 掌上神农架 |

上一条:我听过最美的情话,是关于神农架 下一条:神农架,一场雾的大九湖

神农架与杜鹃花情结
来源:天津日报 责任编辑: 信息化办 时间:2017年05月15日 08:34

说实在话,我这人远远够不上孔丘他老人家所谓的“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的专门家,但平生对几种花木还是爱之深挚的。其中,还可以说有一种杜鹃花情结。不久前,神农架被批准为世界自然遗产,更使我想到了杜鹃花。

我最早得知“杜鹃花”这个名字,还是幼年时在故乡本村,但那时仅是一面之识,印象相当肤浅,真正地“爱”上了杜鹃花,还是源于与神农架的缘分。如果说1994年首次神农架之行对杜鹃花有了好感,那么两个世纪之交(记不准是哪一天)的第二次重谒神农架,在杜鹃花丛中盘桓良久,对杜鹃花已产生了难舍的深情。幸运的是,这两次的神农架之行,都是在繁花似锦、万木葱茏的春季,适时而盛的杜鹃花开得火爆,美得流光四射,使我明显感到它的确是以无保留的炽热真情迎迓着远道前来的客人。那时,还不大时兴“大使”之类的称号,但仍能意会到它应该当仁不让地承担起“魅力代表”的角色。

只可惜,当时同来者催我吃午饭,而且下午又转至另一个去处,再也没回到这片最盛大、最引人入胜的杜鹃花阵,那次是依依离开神农架的。

从那以后,我多年没有再见过杜鹃花,直到三年前我因专程采访当年鄂豫皖苏区“首府”七里坪经过麻城,在公路上方挂的横幅看到“欢迎光临红军将军县麻城”和“欢迎光临杜鹃花之乡麻城”,对于将军县,我并不陌生。自我少年时参军做机要工作,便知江西兴国和湖北麻城(还有黄安),为著名的将军县,而王树声和陈再道等就是麻城人,但麻城作为杜鹃花之乡,我以前还真是有点孤陋寡闻,这时才刚刚得知。出于好奇与对杜鹃花的特殊好感,我下车向当地老乡们请教到何处能够赏到杜鹃花?老乡们很热情,立马就带我来到一个小山坡,手指点处,尽是杜鹃花株,只可惜有枝无花,偶尔有见也已枯萎,原来这时已当初夏,花期已然过去。正是:谁料杜鹃已飞去,悔不早来正盛时。这时,我不由得提到神农架的杜鹃花,一位老乡插嘴说,他们这里的杜鹃花与神农架的在品种上是有区别的。我问他区别何在,他没有细说,只又说了句:“其实杜鹃花就是电影上和歌曲里说的映山红。”对此,我听了就是,并没有细究。总之,在麻城这个“杜鹃花之乡”,是没有见到“花”的。

所以,我的杜鹃花情结,还是萦绕在当年神农架所获得的仅有的知识与深深的追忆之中。当年在神农架结识杜鹃花的情景不时地浮现,有时还加以某种想象,甚至是一种移情的变幻……

最经常凝定在我眼前的是这样一副情境:我站在山根下,仰视山上,背景的天幕很蓝,有几片不动的白云,杜鹃花株在天幕上很明澈,但不是我当时现场对视的那么火爆,那么炽烈;也许是距离和角度上的关系,这副情景使我的感觉上有些清凛,甚而过于圣洁,有点遥不可及。在几年当中,这样的情境出现过多次,好像是在梦境中,却又不是做梦。

然而,另一方面也很现实,很亲切:那就是当年在神农架听一位老师傅对我的讲解(其实这位“老师傅”的年纪与我是相仿的)。他告诉我:杜鹃花属于杜鹃花科,是常绿或半常绿灌木,叶子一般是卵状椭圆形的。春季开花,花冠呈漏斗形,一般是红色或粉红色,两朵至6朵簇生。产地是在我国长江以南各省,野生在山坡上或者栽培于庭园里。它还是一种酸性土壤的指示植物……记得这位老师傅面相和穿着极其朴素,类如山乡村农,但谈吐却相当文气,专业性的词语时有流露,我特别记得的是他语中的“呈”“簇生”等,却有异于一般的口语。但我当时没好意思问他是当地居民,还是花木专业人员,只是在想:绝不可单单以表相判断其真正的职业。不过,他的介绍无疑使我对杜鹃花有了最初的认识,且始终未忘。

不过,对杜鹃花最深层的感觉是:它是富有灵性的一种花族。不然,事过这么多年,我何以如此念念不忘?见的花族可谓多矣,为什么独对杜鹃花感情如此深挚?足见它有一种非俗的悠长的渗透力。当然,从另一方面说,它的形貌和气息也更切中了我的审美气韵。

怀着这样的情结,直到去年10月,我作为作家采风团的一员,平生第三次来到神农架,自然是杜鹃花的非开花期,却还是非常注意杜鹃花株,关切它的生存状况。有一个新的更全面的认识是:三年前在麻城被告知杜鹃花俗称映山红的说法不能说不对,但并不完全。映山红只是最为常见的野杜鹃,还有粉白杜鹃、灯笼花、珍珠树、扁枝越橘、毛肋杜鹃、秀雅杜鹃、粉红杜鹃、四川杜鹃、红晕杜鹃、麻花杜鹃等十种以上。结果还是在神农架得悉杜鹃花族之全貌,可谓情结圆满。

但最后还有一节未做交代,本文开篇时我曾提到幼年在故乡时曾与杜鹃花有过一面之识,何耶?原来我们村的清朝老秀才、我的启蒙老师李先生的宅院里,有一个小花园,诸如小型的假山、竹林等都有,而最奇特的是还有一独株杜鹃花,我上小学时因为功课上的事去过李老师家,见过这棵开始叫不上名来的花,还是从老师的口中得知叫杜鹃花。因为珍稀,可想而知他全家都倍加爱护。不过那时我也仅是一面之识而已。我参军之后多年再也没有见过,只是在回家探亲时听我母亲告诉说:“三年困难时期”的1960年,全村人大都挨饿得了浮肿病,不甘饿死的人们都纷纷到南面山区去讨些地瓜、萝卜之类的东西充饥,但李老师颇有点清高之士的味道,任着挨饿也不肯去索要那“嗟来之食”,结果可想而知,临终时还嘱咐他的女儿(与我是小学同学):“只要家里还有人在,就一定要侍弄好小花园里的竹子和杜鹃花……”

杜鹃花和小花园是保护下来了,却终未能幸免于几年之后“文革”风暴中的“扫四旧”。这些,也都是我母亲告诉我的。

无可逃避的灾难就不必去说了,何止于一株花呢。至今我还没弄明白这样的现象:不是说杜鹃花的生长环境,都是在长江以南地带吗?那何以在我的胶东半岛故乡的土地上也能存活?而且我眼睁睁地看着的还长得不错,难道任何事情中也都有个例外或特殊现象?还是杜鹃花与我有缘,单单降临至我那村庄?这也许并非科学性的诠释,但事实又是这样的。

情结,情结,要不为什么我坚持说杜鹃花是有灵性的呢?

关闭

 

去旅游 看攻略 查服务
神农架旅游微信

神农架旅游微博
跟团游  门票  高端游
自助游 亲子游  公司旅游
自驾游  蜜月游  酒店
私人定制
攻略
路书
社区
游记
航班时刻表  景区路线图
天气预报  常用电话
主主办单位:中共神农架林区委员会 神农架林区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神农架林区党委政府信息化工作办公室
联系地址:中国,湖北省,神农架林区,松柏镇,常青路18号 邮政编码:442400 旅游咨询:0719-3335609 网络报障:3332379
网站申明:鄂ICP备15001782号 鄂公网安备42901499001 建议使用IE5.0 以上浏览器 1024×768分辨率 电子邮箱:snjlqxxb@sina.com